青少年近视率或威胁国家安全 近视防控任务艰巨 青少年近视率或威胁国家安全 近视防控任务艰巨

青少年近视率或威胁国家安全 近视防控任务艰巨
国务院提出力争逐年降低儿童青少年总体近视率提高国民素质远离近视●我国儿童青少年总体近视发病形势严峻,2018年全国儿童青少年总体近视率为53.6%。其中,6岁儿童为14.5%,小学生为36%,初中生为71.6%,高中生为81%,近视防控任务艰巨●纵观这几年国家政策的走向可以发现,政策规定越来越明确、具体,具有可操作性。下一步的关键是在地方政府和学校中落实责任人,把儿童青少年的视力健康情况纳入对个人和单位的考核指标里,明确规定相应的奖惩措施,对达不到要求的个人和单位进行问责●从法治的角度看,亟须制定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家庭教育法,修订《学校卫生工作条例》等法律法规,依法明确相关各方的法律责任,保障儿童青少年远离近视目标的实现据国家体育总局2010年发布的《国民体质监测公报》显示,我国小学生近视患病率为31.67%,初中生为58.07%,高中生为76.02%。2014年,教育部全国学生体质与健康调研结果显示,中国小学生视力不良检出率达到45.71%,初中生达到74.36%,高中生达到83.28%。本报记者陈磊国家对儿童青少年近视问题的关注,正在提升至前所未有的高度。近日,《国务院关于实施健康中国行动的意见》印发,明确15个专项行动,其中包括实施中小学健康促进行动,“到2022年和2030年,全国儿童青少年总体近视率力争每年降低0.5个百分点以上,新发近视率明显下降。”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的专家认为,从法治的角度看,亟须制定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家庭教育法,修订《学校卫生工作条例》等法律法规,依法明确相关各方的法律责任,保障儿童青少年远离近视目标的实现。青少年近视率居高可能引发社会问题“拿到孩子的学期评价手册时,看到她一只眼睛视力4.6,另一只眼睛视力4.7,我都不敢相信,她才一年级呀。”采访中,北京市民王月琳告诉《法制日报》记者,她的女儿瑶瑶在上幼儿园时并不近视,那时双眼视力都在5.1以上,“当时她的同学中已有人近视,我还在心里为自己骄傲呢”。此前,王月琳希望女儿能够健康、快乐地成长,所以瑶瑶在幼儿园小班、中班时,除了舞蹈,什么都没学,放学就是在外面疯跑,她的同学则在学钢琴、美术、乐高等各种课程。到了大班,同学们纷纷去上幼小衔接班,瑶瑶仍旧是玩。幼儿园毕业后,瑶瑶进入北京一所普通小学就读,各种不适很快显现。先是学习跟不上。老师在班里调研后发现,全班39个孩子大多数在校外学过英语、数学,于是授课进度很快,并让家长给孩子补课。“我哪能给孩子补好课呀,只能送她到校外培训机构学习。”王月琳说。家庭作业对瑶瑶来说也成了问题。老师没有给孩子们留书面作业,但有网上作业,让孩子们自愿在手机App上完成。“您说我能不让孩子完成吗?”据王月琳介绍,瑶瑶在课堂上还没完全学会,完成家庭作业更是费劲儿,“每天抱着手机都要半小时以上”,很少到户外玩耍、运动。回想过去这一学年,王月琳反思说:“小孩不近视才怪。”王月琳还发现,瑶瑶所在班级近视的小朋友不在少数,在放假前拍的班级集体照上,有4个孩子已经戴上了眼镜。根据家长之间的讨论,两只眼睛视力低于5.0的孩子差不多有一半。这种现象并非孤例。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疾病控制局副局长张勇在今年4月召开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称,我国儿童青少年总体近视发病形势严峻。2018年全国儿童青少年总体近视率为53.6%。其中,6岁儿童为14.5%,小学生为36%,初中生为71.6%,高中生为81%,近视防控任务艰巨。据首都师范大学硕士生导师傅添介绍,虽然当前人们的物质生活水平有了极大的改善,但总体上来看,儿童青少年的健康情况不容乐观。近视问题只是其中较为明显的问题之一。在傅添看来,儿童青少年的视力健康正在面临前所未有的威胁,如果不及时治理,将引发严重的社会问题。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国民视觉健康报告》研究同样指出,如果近视人口持续增加,在航空航天、精密制造、军事等领域,符合视力要求的劳动力会面临巨大缺口,甚至会直接威胁国家安全。首都医科大学副教授刘炫麟告诉《法制日报》记者,根据世界卫生组织一项研究报告可知,目前我国近视患者达6亿人,青少年近视率居世界第一并呈现逐年上升的趋势,青少年眼健康已经成为我国重大公共卫生问题。电子设备威胁视力家庭管教约束不严其实,儿童青少年近视问题早已引起国家层面的高度关注。早在2007年5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强青少年体育增强青少年体质的意见》已经印发,其中提出通过5年左右的时间,使我国青少年普遍达到国家体质健康的基本要求……近视的发生率明显下降。一年多之后,教育部制定《中小学学生近视眼防控工作方案》,就保护学生视力提出工作措施,包括保证睡眠、建立视力定期检测制度、坚持每天一小时体育锻炼制度等。傅添在采访中坦言,中央在教育政策文件中一直强调健康第一的理念,但这种理念在各地并未得到很好的执行,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政策本身停留在理念引导层面,缺乏详细、具体的实施细则和评价标准。傅添认为,网络信息时代对孩子视觉的诱惑是空前的,电脑、手机、游戏机等电子设备几乎随时随地可见,网游、手游等娱乐方式在儿童青少年中普遍流行,他们的视力健康面临前所未有的诱惑和威胁。“一些家长还没有充分意识到这些电子设备对儿童视力的巨大威胁,缺乏必要的管教和约束,甚至家长自己也沉溺于电脑、手机和平板之中,给孩子造成很坏的影响。”此外,当前多数中小学里的健康教育流于形式,普遍存在着重视不足、实施不力的情况,对健康教育的认识过于简单,不重视培养学生的健康习惯和健康的生活态度。据国家体育总局2010年发布的《国民体质监测公报》显示,我国小学生近视患病率为31.67%,初中生为58.07%,高中生为76.02%。到了2014年,教育部全国学生体质与健康调研结果显示,中国小学生视力不良检出率达到45.71%,初中生达到74.36%,高中生达到83.28%。这些数据表明,我国青少年体质健康持续下滑的趋势并未得以根本改变,学生的近视率等指标仍在上升。视力健康纳入考核转折点出现在2015年10月。彼时,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召开,在随后发布的会议公报中,明确提出推进健康中国建设。一年之后,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提出将健康教育纳入国民教育体系,把健康教育作为所有教育阶段素质教育的重要内容。紧接着,国家卫生计生委、教育部等据此联合印发《关于加强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这份指导意见明确指出,近年来我国儿童青少年近视发生率呈上升趋势,且随年龄增长有明显增加;近视已经成为影响我国未来国民素质的严重问题。党的十八以来,我国应对儿童青少年视力危机的政策层次日益提高。2018年8月,教育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国家体育总局、财政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等八部门联合印发了《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今年7月,《国务院关于实施健康中国行动的意见》印发,国务院办公厅配套印发《健康中国行动组织实施和考核方案》,国家层面成立健康中国行动推进委员会并印发《健康中国行动》。实施中小学健康促进行动成为健康中国行动的15个专项行动之一,其中包括,到2022年和2030年,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达标优良率分别达到50%及以上和60%及以上,全国儿童青少年总体近视率力争每年降低0.5个百分点以上,新发近视率明显下降。《国务院关于实施健康中国行动的意见》还提出,建立绩效考核评价机制,强化各地党委、政府和各有关部门的落实责任。从今年起,每年还将开展各省人民政府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工作评议考核。傅添认为,纵观这几年国家政策的走向可以发现,政策规定越来越明确、具体,具有可操作性。下一步的关键是在地方政府和学校中落实责任人,把儿童青少年的视力健康情况纳入对个人和单位的考核指标里,并且明确规定相应的奖惩措施,对达不到要求的个人和单位要进行问责。“对学校而言,应通过立法来保障学校在健康教育方面的资源,解决师资、课时、教材等严重不足的问题;对家庭而言,亟须出台家庭教育法,明确落实家长在孩子的身心健康发展上所担负的法律责任,从而在约束家长的教育行为时能有法可依。”傅添说。刘炫麟同样认为,防治和改善儿童青少年近视,一方面家长、学校、政府等应该贯彻执行国家有关政策,另一方面也需要相关各方积极参与。此外,刘炫麟还建议,从法治的角度看,亟须制定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修订《学校卫生工作条例》等法律法规,依法明确相关各方的法律责任,改变当前儿童青少年近视的严重局面。

Writ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